首都师范大学家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康丽颖从家庭教育的解释视角、家庭教育的变迁分析和家庭教育的社会支持三个方面加以阐述。她认为,家庭不是一个教育机构,而是由婚姻、血缘关系和收养关系组成的社会设置。开展家庭教育立法,建立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的制度、机制、模式很重要,立法的创新在于从制度层面促进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的落实和落地。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治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叶强博士在发言中说,家庭教育立法要从家庭教育权的基本权利地位出发,政府相应要履行不侵害义务、保护义务和给付义务,其中的关键是如何落实给付义务,对此可通过“家庭教育风险”这个概念将家庭予以体系化的区分,如单亲家庭,隔代家庭等,从而确定政府的差异化补充责任,并确立政府介入家庭教育的合理边界。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陈建翔、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王东等也分别发表各自观点。